库房

三日鹤
太中
超蝠
忘羡
哎呀,总之我生冷不忌的啦

别为难自己了(ABO设定,雷者勿入)

alpha太宰治与omage中原中也

涉及一点生子元素,雷者点叉

今天的我,又一次在正文出来之前先写了篇番外,啦啦啦~

来源是这里
http://lan6517.lofter.com/post/1d06326b_ef53aa47
谢谢太太

====================================================

“等一下……”

明亮整洁的的街道,摩肩接踵的人海。

太宰治一脸茫然的站在人群中。

“为什么……我们要来这种商业街?!”

时间线拨回两个小时前。

“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

又是被工作填满的一天,面对成山的工作,太宰治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浑身充斥着老咸鱼的气息。

啊不行,这个角度能看到的只有工作报告。

想到这里,太宰治更是怨气满满:“森先生真是会给我找麻烦。”

“需要我提醒吗?森先生已经隐退了,现在你才是港黑的首领。”中原中也眼睛不离工作报告,谈谈的说。

太宰治上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首领办公室里加了一张桌子,名义上是方便首领器重的干(zhong yuan)部(zhong ye)帮♂助♂首(tai zai)领(zhi)进行工作。

总而言之,现在的中原中也,已经可以一边工作一边面不改色的把各种耍滑摸鱼的首领大人怼到死了。说起来这也算是中原中也作为首领家属的特权吧。

中原中也:WTF,并不想要这样的特权。

被中原中也不轻不重的刺了一下,太宰治终于开始好好工作了——这是不可能的。

“中也,中也,中也……”

太宰治趴在自己的omage身上摇来晃去。

“吵死了!你给我滚开点,不要趴在我身上,重死了!!!”

中原中也不耐烦的扔下文件,按着太宰治的脑门把他拨到一边。

“今天从开始工作到现在,你自己看看你处理了多少工作?你到底要干嘛?”

“可是工作真的好无聊啊,要不我们出去玩吧。中也。”

“呵。做梦。”中原中也皮笑肉不笑。

“整天工作未长不高哦。”“滚!”

太宰治躲过砸来的烟灰缸。

“我可是首领大人,中也你要对我放尊重。”“滚远点!”

太宰治矮身躲过腿鞭。

“我是首领我说了算。”

“gun……好啊。”

中原中也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放下就要挥出的拳头。

并不能躲过这一拳已经做好挨揍准备的太宰治:“……诶?”

然后,他们就站在东京地标性建筑之一的东京银座。

身上的衣服也被中原中也以“怎么,你还准备穿着这一身可疑的装扮出去作为黑手党接受所有人的瞩目吗?”的说法从正装换成了休闲服饰。

脱下平日里正装+风衣外套披肩的打扮,中原中也穿上了白色的T恤、红褐色的马甲和黑色的休闲裤,脸上还带了副墨镜,头上戴着帽子,双手还带上了黑色的护腕,成熟的气质中又带着活力。

太宰治扯了扯身上与中原中也同款的T恤与绀色马甲,心想就你穿成这样不照样吸引着来来往往的alpha、bate甚至omage的注意力吗?

“商业街怎么了?”中原中也冷笑,“不是要出来玩吗?满足你啊。”

“哦,”太宰治转身就溜:“那么中也自己好好玩,我先走了——”

“嘀——!”没走几步,刺耳的声音从太宰治身上突然响起。

顶着路人诧异的目光,太宰治迅速反应过来,在自己身上摸索,没费多少功夫,就发现了缠在手臂的绷带上正亮着不起眼的红色指示灯。

“技术部出品,本来是专门给押送人员准备的,”中原中也扬扬右手上的黑色护腕——这个时候太宰治才发现他还涂了黑色指甲油——上面同样闪着并不显眼的红色指示灯,“只要你离我超过10米,你身上的那个东西就会警报。”

中原中也心情愉悦:“顺带一提,这个东西的束缚是电磁式的,搭扣处的磁力非常强,至少电量耗尽之前除非你把手砍断否则是取不下来的。”

太宰治拨弄了一下绷带,发现这个腕带样式的东西居然是夹藏在绷带里的,难怪之前在更衣室里那么殷勤的给自己换衣服,原来是为了这一招。

“凭着中也和蛞蝓差不多的智商,能做到这一步还真是难为你了啊。”

“反正你是别想溜了。”

中原中也好不容易在两人的较量中扳回一局,心情愉悦不和他所计较。

“啧,算了。”太宰治烦操的解开领口处的纽扣,往日并不在意的太阳现在让他躁郁不已,“然后呢?中也到底想干嘛?”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中原中也扶正自己头上的本体帽子,悠然前行,“既然是银座,那当然是来购物的啊。”

“哈——?我怎么不知道有什么东西重要到还需要中也亲自来买?”

“不是我要的——”

太宰治眉头一跳。

“是幸子。”

果然。

“幸子上会和我说,她不喜欢设计师们的设计,看多了觉得腻烦,刚好我今天不忙……”

说起心爱的女儿,中原中也就会像每一个普通父亲一样变得话唠起来。

太宰治听着,心中不禁对留下女儿这件事更加后悔了。

该死的,当初就应该把幸子这个小混蛋直接送出国去才对,虽然直接弄死她会更加省事,但要不留下痕迹又不可能,看中也这个样子,只要幸子遭受到的意外和他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肯定是要和他闹翻,啧,麻烦。

“太宰治!喂!青花鱼!”

“啊?”太宰治放下不知不觉扶上了前额的手臂。

“啊什么啊?我说你是在想什么呢!一路走神到现在。”墨镜的遮挡下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举起手中的粉红色洋装,“我是要你来看看这件衣服怎么样?”

“不怎么样,”太宰治十分刻薄,“蕾丝太多,水钻太大,布料太粗糙,而且,你是对女孩子有什么误解吗,以为所有女性都喜欢粉红色?”

中原中也不解:“幸子今年才十岁,这个年纪她有还没有分化喜欢粉红色有什么不多吗?而且这是她自己对我说的。”

切,太宰治心中万分鄙夷那个小混蛋不要脸给自己艹乖萌可爱女儿人设以争宠的行为,脸上却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他指着旁边挂着的一件洋装:“既然她自己喜欢,那我也不会有意见,不过在我看来,这一件应该会更适合她。”

“是吗?”中原中也反头看过去。

当然不是,太宰治脸上微笑不变,他指的那一件蕾丝更多,水钻更大,还加上了各种冷光片、银丝和金线之类的,也不知道这种高级洋装店的店长是不是瞎了眼睛,放了这样一件洋溢着暴发户气息的衣服在这里。

不过最后中原中也两件衣服都没有买,另外选了一件米白色的。

可惜了,太宰治心想。下一秒他躲过中原中也递给他的购物袋:“中也你是对自己软体生物的自我认知有什么误解吗?为bate和omage提东西是绅士应有的行为,但你觉得自己在这个范围内吗?”

中原中也没生气,他在右手的护腕上轻按几下。

“嘀————!”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附加功能。”中原中也淡定的说,“反正你先这也是闲着。”

就这样,尊贵的港黑首领大人沦为了拎包工,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这个发饰不错!上面的宝石和幸子的眸色一样。”

“你觉得她现在的头发长度能用发簪吗?”

“这个领结很好看!”

“她已经有一个同款的了。”

“给她买一件小马甲吧。”

“这一件不适合她……”

“太宰!”中原中也恶狠狠的反头瞪他,“你是在找茬吗?!”

“怎么会?”太宰治眼含真挚,“我只是在诚实地为你的购物提供意见。”

太宰治满脸无辜:“你不能因为我给出的多是否定意见就诬陷我,质疑我的建议的公正性。”

“啧!”中原中也看在女儿的份上咽下这口气,“从现在开始,你不准再说话!”

太宰治乖巧地在嘴边做出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时间又过了一个小时。

“喂喂,你还没够吗?”太宰治晃晃手里的购物袋,“她才几岁啊,用不着这么多东西。”

“你在说什么蠢话啊?”中原中也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女孩子的服装饰品之类的再多都不为过好吗?”

他指着太宰治手上的东西:“而且我才买了多少东西?你脑子不清醒了吗,只提了三个袋子这么多废话干嘛?”

“……总之逛了这么久,先休息一下吧。”

“啧,体力废物。”

话是这么说的,但中原中也还是就近找了家便利店。

“准确来说这个时候不应该是找一家咖啡厅之类的吗?虽然我知道中也你的智商一直不算高,但常识总该有一些吧。”

“闭嘴,蠢货!”碍于还站在收银台,中原中也没有直接揍他,只是隔着距离向太宰治骂道,“有便利店里的餐饮区就可以了,老实一点!”

付过钱,中原中也捞起纸袋:“走了,你这个体力值为5的废柴。”

“什么啊,我在便利店里都没坐几分钟好吗?”太宰治小声抱怨,但碍于那个距离过10米就警报的手环,还是跟了上去。

“——!”刚刚走出便利店,一个纸袋便从天而降。太宰治手忙脚乱的抱在怀里,好险没让它扔在地上。

“反应真慢,”不远处的中原中也悠闲地吃着冰棍,“这要是个什么危险物品你可就没命了。”

“因为我和中也这样的没有智商的暴力小矮子不一样,”太宰治有些狼狈的稳住挂在两只手臂上的购物袋和怀里抱着的纸袋,“我是专攻脑力工作的。”

“呵,说得再多也无法改变你是个alpha中难得的…”中原中也小心的舔去冰棍融化滴落在手上的液体,“体能废柴的奇葩。”

中原中也毫不留情的嘲笑他:“不说我了,你就看看大街上那么多omage和bate,有哪个是走上一个小时就喊累的。”

“你看那一位女士,”中原中也指着大街上一位步伐稳健、面貌精神的omage女性,“我们刚到的时候她就已经手上提了一堆购物袋了,人家现在还没走呢。”

“你就承认自己在这方面是个废柴如何啊,青花鱼。”

“……”

之后太宰治咬牙硬撑着和他逛了一天。

====================================================

事实告诉我,人,还是别为难自己的好。

逛完街后第二天,太宰·体力废·治在床上躺了两天,腰酸背痛怎么动都不舒服的那种。

“您体力不好就别勉强自己硬撑,近日高温天气,本来就容易中暑。”医生说。

“是啊是啊,别硬撑,你看看你中暑晕倒了还得中也爸爸辛苦把你背回来。”太宰幸子站在病床边幸灾乐祸。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