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房

三日鹤
太中
超蝠
忘羡
哎呀,总之我生冷不忌的啦

擅长的与不擅长的(丧尸末日,异能者AU) 第一章

世界末日到啦。

当死人从坟墓中爬出,摇晃着腐烂的身躯站起来时,人们都惊恐的这样说道。


“嘛,其实仔细想想,这样由丧尸带来的世界末日总比全球性灾害带来的世界末日要好一点吧。”小狐丸一边抽出贯穿丧尸头骨的长刀,一边说出这一番话语。

“哈哈哈,”三日月反手砍下一名丧尸的头颅,也附和起来,“真正的好事,不应该是世界末日不曾发生吗?”

“是啊是啊!”今剑也插了进来。

“既然是在战斗之中,那就不要分心啊!”石切丸猛地一挥手中白刃,刀身在行动中划破空气,围攻在他身边的丧尸们应声碎裂!

“好的,好的。”

“我知道了。”


几年前,丧尸病毒突然爆发。

在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时候,灾难不断蔓延,虽然各国政府竭力维持秩序,但乱世之下,总会有些力不从心,直至今日,除却各国政府领导下的几个大型基地之外,各色势力下的中小型基地林立,各方彼此牵制,在这场空前灾难中勉强维持着平衡。

丧尸病毒的到来,也意外激发了人们的异能——“刀剑”。

第一例“刀剑”的诞生无迹可寻,总而言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可以空手凝练出武器,这种武器从他们的意志中诞生,依靠他们的意志维持,由于这些武器无一列外都是冷兵器,因此,人们将这种能力称为“刀剑”。

异能带来的不止是武器这么简单,根据“刀剑”的形态,异能者的身体也会得到相应的加强。

比如“短刀”的拥有者会变得更加敏捷迅速,攻击力加强,同时得到夜视的能力,是侦察敌情的好手。


三条家一直是个大家族,它历经过岁月的打磨,子孙们有的投身于政界,有的致力于商圈,也有活跃于其他各种区域的存在,势力强大,根基深厚,是j国的老牌贵族之一。

在这场灾难中,经久不衰的三条家族也同样没有就此退场,在灾难的一开始就投靠于政府,并借由政府的军队将家族成员带回,汲汲营营的保留实力,而且,异能者的出现,同样没有给家族带来变故,不提分家的优秀人才,就是这一代本家的年轻人们,无一例外的都凝练出了“刀剑”,而且大部分都是战斗力高强的“太刀”甚至“大太刀”。

“太刀”的拥有者们不仅在速度上会有一定的加强,在攻击力上更是成倍增加!


“呼——”

三日月宗近撩起汗湿的额发,长舒一口气,他那惊心动魄的美貌即使是在疲倦带来的狼狈之中也毫无损伤,甚至更添几分别样的风采。

在他不远处,小狐丸、石切丸、岩融等人也都是一副疲倦的样子,这是激烈打斗过后的后遗症。

毕竟是优秀的“刀剑”持有者,这些战斗是他们应有的任务。

“大家辛苦了!”“短刀”的拥有者今剑在侦察完周边的敌情后宣布:“这一片的丧尸已经被清理完了,大家休息一下,等会就可以回基地了!”

闻言,原本还保持在戒备状态的众人都放松了下来,虽然之前都是身居高位、养尊处优的人,但环境所限,他们也不会在意,四散开来席地而坐。

“今天真的好奇怪啊。”今剑嘴里含着岩融递过来的棒棒糖,“我们这一队,算是精英了吧,这样纯粹的清扫数量的体力活,怎么会轮到我们?”

“可能是因为实在是人手不足?”石切丸皱眉,心里也有些疑惑。

“但是基地一直都人手不足,可我们一直都是被派往执行变异种的剿杀任务啊。”三日月宗近不知从哪里掏出一盒点心,细心的用湿纸巾擦过手,开心的吃起来。

“对啊对啊,比如说之前的那个融合了的变异种。”今剑将嘴里的糖果一口咬碎,想起那个实力高强又恶心的变异种由残肢断臂粘和起来团在一起的模样,嫌恶的皱眉。

小狐丸看看岩融和今剑,又看看三日月宗近,无奈的摇摇头叹口气,说:“放心吧,这件事情,回到基地后应该就会有答案。话说回来,明明是要在危险的地方战斗,可以的话还是尽量带有用的东西吧。”

岩融爽朗的笑起来摸摸自己的后脑勺,今剑一脸无辜的眨巴着自己的眼睛,三日月捧着点心笑而不语。


“关于这件事啊,”药研藤四郎捧着报告,耐心的解释道,“事实上,是实验室总结分析了之前数场战斗报告,发现到了丧尸能力加强的情况,若是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但之后实验室又多次检测到了不同于我方异能者们的奇异信号。”

“意思是说?”三日月宗近收起了一直以来的笑脸,严肃问道。

“嗯。。。”药研藤四郎斟酌着词句,“可能,丧尸之中,也。。。”

“嘀——!”

基地专用通讯仪的突然响起,打断了药研藤四郎接下来的话语,也让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闭口不言,对众人的追问三缄其口。

三条兄弟们都不是不知进退的人,自然不好过于逼迫,药研藤四郎见状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只留下一句“具体情况你们也可以去找鹤丸先生。”就满脸愧色的小跑着离开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毕竟病毒疫苗的研发都是在依靠他们这些研究者们。


于是他们来到了鹤丸国永的宿舍,准确来说,是鹤丸国永与三日月宗近两人的宿舍。

在兄弟们略带戏谑的眼神中,三日月宗近走上前去敲了门,“鹤丸,你起来了吗?”

“哗——!”

隔着门板,都能听到这样的声响,里头兵荒马乱的场景也可知一二。

“可能还穿着睡衣呢躺在床上吧。”三日月宗近笑眯眯的解释,“要一点时间换衣服。”

三条兄弟们等了一会,毕竟现在的研究员们大都忙的水都喝不上一口,除了鹤丸国永这时候也应该没别的人可以询问,更何况是熟人。

“来啦,来啦!”

门那边的脚步声逐渐清晰起来。

“咔嚓——”

鹤丸国永从里面冒出一个头来,见着三条兄弟们全员到齐的架势,有点惊讶:“你们这是?”

“我们,有一点事想向鹤请教一下呢。”三日月宗近笑着说。

鹤丸国永眨眨眼。


“原来是这一件事啊。你们不用太担心。”面对三条的来势汹汹,鹤丸一点也不慌忙,挽起衬衫的袖子,给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才对坐在自家客厅里的三条兄弟们说:“只是之前实验室中检测到的数据表明,那些不明信号的频率,和‘刀剑’异能者们身上的有些相似。”

“什么意思?”小狐丸挑挑眉。

“就是,丧尸之中,也可能出现了‘刀剑’的拥有者,这样的意思。”鹤丸国永一脸平静的丢下一颗“地雷”。

“什么!!?”

这下连一向沉稳持重的石切丸都惊讶不已了。

“嘛,你们不要太紧张啊,这只是一个推测,是众多可能的结果之中的一个而已。”

“是这样吗?”一直沉默的三日月宗近发问了。

“目前为止,就是这样的。”鹤王国永放下手中的玻璃杯,杯身在与茶几的触碰中发出“哒”的清脆声音。


送走了兄弟们,三日月宗近回到客厅。

“那个推测,真的只是一个推测而已吗?”三日月在鹤丸旁边坐下。

“谁知道呢?只能说,希望这个最坏的推测不会是真的。”鹤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对他过多搭理。

三日月静了一会,突然指着鹤丸的衣领说:“鹤,领口的扣子没扣好哦。”

“哦。应该是之前换衣服太匆忙的缘故。”鹤丸动手扣起扣子。反正只是扣子没扣好,顶多露出点胸膛,之前都是大男人的,露点就露点呗。。。

“咳——!”鹤丸忽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手上的动作也开始慌乱起来。

“这样看来,今天早上还真是十分的激烈啊——”三日月把下巴压在鹤丸的肩膀上,说话间湿热的气息在颈间若有似无。

“你之前怎么不提醒我啊啊啊!!!”鹤丸终于扣好了扣子,整个人都有些恼羞成怒。甚至都想回到今天,去把那个又一次经受不住美色攻击一时冲动的自己打晕!

“有什么好遮掩的嘛——”三日月恶作剧似的又一次解开了鹤丸衣服上领口处的纽扣,看着那仿若荧光的肌肤上星星点点布满的红印,满意的点点头,“真好看。”

三日月的吻慢慢滑过鹤丸通红的脸颊,游走在侧颈间的细嫩区域,又将那同样红的像要滴血的耳垂刁进嘴里细细吮舔,与此同时,原本只是对付着领口纽扣的手,也开始不怀好意的向下。。。。。。

“啊啊啊三日月我突然想起还有工作要完成我先走了!!!”

猝不及防下被鹤丸大力推开的三日月就这样被残忍的抛下了,因为鹤丸识破了他的诡计,成功的从陷阱中挣脱了。(并没有)

手上似乎还残留着那细腻温热的触感,三日月独自坐在沙发上,半晌才叹了口气。

算了。

“来日方长。”



====================================================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