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房

三日鹤
太中
超蝠
忘羡
哎呀,总之我生冷不忌的啦

小太阳(序章)ABO设定,雷者慎入

ABO设定,alpha太宰治and omage中原中也,雷者慎入

私设两人同岁16,太宰治大一点,真实情况我也不清楚啦~

最后,小学生文笔,请各位多担待。

终于度过了期末考试,我又复活啦!诈尸成功~

====================================================

会厅里,灯火辉煌,名流们穿梭往来,觥筹交错,绅士举杯畅谈,淑女浅笑嫣然。遥远的夜空中,明月默默注视着人间烟火,与世无争。


这一切同样与中原中也无关,猎猎夜风从他的身边掠过,轻轻撩起衣摆。

中原中也举着望远镜,静静看着远方。

这是宴会的休息室,两方人马对峙着,从望远镜中可以看到,一方人手众多,气势汹汹,另一方却单枪匹马,这个人甚至还冲着中原中也的方向笑了笑。

中原中也不自禁的咬咬嘴唇,啧,太宰治这个家伙。


太宰治依然面不改色的谈笑风生,仿佛没看到对面那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眼中的轻蔑和不悦,也没看到他身后众多黑西装鼓起的黑道同行们,作为一名bate,他更是违反常理的,无视了空气中早已无声蔓延的alpha气息。

“行了,”老人出声,打断了太宰治的滔滔不绝,“我直说了,这次的货,我全包了。”

“横井先生,”太宰治缓慢而准确的吐出每个音符,“你开出的价格,对我们来说和送可没区别。”

“你拒绝?”作为一位多年来身居高位的男性alpha,横井几乎没有收到过忤逆。

“哎呀,”太宰治突然放松的往沙发上一靠,懒洋洋的,“谁知道呢,我觉得昨天和我联系的高桥先生会是一个很好的买家呢。”

“你!!”横井勉强维持着体面,心里却恨不得把枪拔出来。

这道上谁不知道高桥和他是几十年的老对头!

空气中的alpha气息更浓郁了,这是对方暴怒的证明。

可是太宰治却完全不为所动,甚至都要睡着了。

作为beta,却无视一个alpha的信息素,这是对alpha最大的挑衅!

老人粗喘了几下,额角青筋暴起。

心中不断提醒着自己面前这个年轻人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候选,自己还不足以和如此庞然大物抵抗。

“那你要怎样!”横井憋着气问。

“不怎样,”太宰治站起身来,抖抖大衣,“不卖了。”

这一瞬间,愤怒压过了理智,老人狠狠的一挥手,仿佛是要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一巴掌“抓住他,给我绑回去!!!”

太宰治也不动作,就这么悠闲的站在原地任由黑衣人把他绑起,甚至还有心情提醒一句“老人家就不要动这么大气了,对身体不好。”


可以走了。

清楚的看到太宰治被双手后绑狼狈拖走,中途还穿过了灯红酒绿的宴会场,引起阵阵喧哗。

中原中也收起了手上的望远镜。从高楼上一跃而下!


“哼~哼~”明明身处困境,太宰治却丝毫不显狼狈,甚至还心情甚好的哼着不知名的古怪曲调。

反观坐在他对面的横井先生,大口大口的抽着雪茄,举止间止不住的暴躁气息,真不知道他们谁是情况紧急的那一个。

事实上确实是横井比较急,刚刚坐上车他就后悔了。

又不是不知道他背后的港口黑手党实力之大,自己怎么能这么鲁莽的对港口黑手党的人下手,不过是个16岁的小鬼,因为自己的老师是港口黑手党的头领而侥幸拿了个干部的位置,和他较什么劲!

老人猛的又吸进一大口雪茄,急切的动作甚至让他自己有点被呛到。

总之,人得完完整整的还回去,之后。。。。。。

“吱——!”轮胎在摩擦中尖叫着。

“怎么回事?”老人又惊又怒,猝不及防下额头重重磕在防弹窗户上!

“先生!”司机伸出颤抖的手指指向前方,“前面。。。前面。。。飘着一个人。。。。。。!”

不远处,一个黑色的人影浮在半空。

什么!横井心中满是惊惧,瞳孔不自觉的剧烈收缩,只要在这个黑暗世界里,谁会不知道他呢,港口黑手党的重力操控异能者,未来的港口黑手党当之无愧的王牌!

面对这样的怪物级别的人物,横井连手指都不自觉的颤抖。

不对!用不着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还不算触及了对方的底线。

想到这里,横井也冷静了下来。

只是强行把人带走而已,他还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自己在关西的势力不算太大,但经营了这么几十年,也不是什么小喽啰,港黑没有这个必要对自己做什么,大不了就事后多送些利益,赔礼道歉。

横井定下心神,正想打开车门下车。

“接到线报,有人意图杀害港口黑手党的重要人物。”

操纵重力,中原中也踩在半空中,面上不喜不悲,在越发暗淡的月色下,如同死神再世。

“这,”横井被这样的突然转变卡住了,他急急忙忙的下车,“这,这,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四下一片寂静,明明是盛夏,却连虫鸣都听不到。


豆大的汗珠不断从横井的额头滑下,内里的衣裳也被汗液浸润了大半。

在这样异样的安静中,横井却突然发现,他的下属没了。

不仅是跟在他的车后的坐在其他车上的,就连刚刚就坐在他身边贴身保护的下属,也迟迟没有动静!

他又想起,开车的司机一向是他最信任的下属阿前,但是,就在昨天自己明明把他派去外地出差了!

那么,此时坐在驾驶位上的人是怎么回事?!

“横井先生,我走啦~”太宰治不知何时下了车,甚至连手上的束缚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有了,潇潇洒洒的向中原中也走去,“剩下的交给你啦。”

司机也下了车,对身边走过的太宰治略微颔首:“谢谢。”

“不,不。。。”横井连连退后,撑着拐杖勉强没有摔倒在地,“阿前我这么信任你的,我把你从小养到大,我。。。”

阿前沉默拿出手枪。

“嘭!”


“既不想失去得力下属的效力,又想要对方的绝对忠诚。于是表面同意对方的退出,却暗地里杀了让下属甘愿金盆洗手的恋人,啧啧。”

太宰治装模作样的唏嘘不已,手里接过阿前递过来的文件袋,打开来随便翻了翻,“谢谢啦~”

“啊,是中也。”转头面向中原中也,太宰治笑眯眯的一张脸瞬间晴转多云,变脸的速度比女人还快。

啧。

故意的,这家伙。

中原中也一面不屑太宰治玩了千百遍的故意惹他生气的把戏,一面又唾弃自己第千百次的心里不由的不爽。

但是输人不输阵,中原中也同样的面无表情:“东西怎么样?”

“中也。”太宰治保持着平板的脸色和语调,忽然靠进中原中也。

“怎么?”中原中也保持着同样的姿态反击。

双方僵持起来,气氛在此沉静了几秒。

就在中原中也感觉自己就要撑不住时,太宰治忽然犯贱道:“你是不是穿了内增高啊?”

“哈————?”

下一秒,面对太宰·16岁·一米七五·青花鱼·治,中原·16岁·一米六·身高永远的痛·中也悍然挥拳!

太宰治就像一条真正的鱼一样,以一种相当柔软的姿态在铁拳到来之前就躲开,并在对方愤怒之下的频频出拳中找到了乐趣。

“中也,你说你今年都16岁了,却在一米六的高度中保持了两年了,会不会这辈子都不会在长高了啊~”

就是这样犯贱的语气。

“嘿嘿嘿我可是看到了哦,中也在偷偷和牛奶,还是不是翘掉重力场训练,中也就这么想长高啊。”

就是这样犯贱的姿态。

“太宰治,你-给-我-去-死-!”

“嘭——!”

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大坑。

====================================================

想到“双黑”一夜之间毁灭一个组织,就觉得很带感,于是,我,开始挖坑了,哈哈哈哈,说不定,真的会坑。哈哈哈哈~

评论(2)

热度(27)